汽车宝典

红旗H9的指导价是30.98-53.98万元,这样的定价算不上很顶豪

  近年来,红旗汽车发展向好,销量增长迅速。2017年,红旗汽车全年销量仅4702台;2018年红旗汽车全年销量同比增长602%,达到3.3万辆;2019年,红旗汽车销量突破10万辆大关;2020年,红旗汽车销量突破20万辆大关,提前7天完成年初规划的“小目标”。红旗汽车在2017年-2020年四年间,销量增长42倍。来到了2021年,前9个月,红旗销量超过20万辆,相比2020年达成这一成绩,提前了近3个月。这个表现,放到全国车市背景下看,也是非常抢眼的。

  但是,在2020年8月的第十二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中国一汽董事长徐留平表示:“2020年,红旗品牌目标为20万辆,目标完成。于此,红旗品牌2021年的销量目标则为40万辆。”2021年的40万辆销量计划,比之前2022年实现40万辆销售目标提前了一年。目前来看,前9月目标完成度仅有50%。剩下3个月,要完成20万辆车的销售任务,一个月需要小7万辆,翻倍的目标能完成?在2021年里基本是没可能的。

  销量遇瓶颈,质量问题堪忧

  此前立下的40万辆的销量目标没有达成,另一边频发的质量问题就如同蚁穴一般,正在侵蚀红旗品牌刚铸成且尚未牢固的堤坝。蒙眼狂奔的红旗品牌是否过于追求销量,而忽略了本该排在品牌发展第一顺位的产品质量?

  车质网数据显示,2018年,红旗品牌的投诉案仅有8起,随着时间推移来到今年, 2021年还没结束就达到了167起。结合销量来看,2021年红旗品牌的销量已经达到20万辆,是2018年3.3万辆的6倍之多,但投诉量超过了20倍!投诉量增长速度大幅高于销量增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产品品控出现了问题。

  据一位郑州车主透露,其购买的一辆2019款2.0T 智联旗享版HS5,在用车过程中发现,这台HS5的风噪太大,在高速驾驶时,有明显的风吹车门声。据其透露,车门与车体的缝隙差不多能塞进一个小拇指。经过4次反复维修,依然没有效果。最后,店内的售后人员竟然表示,故障维修不了。对此,车主希望厂家能尽快解决问题,或者进行退换车处理。而红旗厂家对于车主的投诉,则一直显示为企业处理中,没有给出回复结果。

  另外一位2019款 30TD 灵动版 H5的车主投诉,2020年8月购买新车时油门有延时,店内说升级动力系统可以解决,提车时已升级完成,但仍有油门延时,并且发动机声音加大,中控屏经常卡歌不出声音,多次到店沟通,店内说是U盘问题换了U盘后再出现此问题。

  另外,还有一位2020款 2.0T 智联旗享版 H9的车主投诉,提车后车辆的自动大灯及感应雨刮感应迟缓,大中午的情况下自动大灯无法自动关闭,雨刮要么不动要么最高频率摆动。取车后4个月的时间分别去了3家4S店6次才查出问题,由于车辆出厂时挡风玻璃开孔位置不正确,遮挡了一半的感应器探头。4S店建议更换前挡风玻璃,车主认为更换前挡风玻璃这个方案不能接受,要求更换车辆甚至愿意补差价更换更高一配置车辆,此方案4S店告知我说红旗厂家未同意,问4008客服红旗厂家电话也一直说没有,厂家也未联系过本人来查看过车辆,4S店也答复厂家未同意没法处理。后续至此一直未解决也无人跟进。

  根据车质网统计,发动机无法启动、发动机熄火、制动系统失灵以及车身附件各种异响都是红旗被投诉的典型质量问题。追求销量固然可以理解,但忽视品控的代价则有些得不偿失。现在,再回过头去体会徐留平所要求的“对红旗品牌只要求销量”似乎得以印证了。

  开拓高端路线,高不成低不就

  自红旗创立之初,就被赋予了国人的心目中尊贵的“代名词”,当年的红旗L5竞争对手直指劳斯莱斯、宾利等车型,其500万的预售价也是刷新了国产车的新高。然而红旗骄傲车从之前的辉煌荣耀到现在的步履艰难,目前最便宜的红旗H5仅10来万,月销量还远远不及同价位车型,自掉身价损坏品牌形象,严重稀释了红旗品牌的价值。

  而说到旗下的旗舰车型H9,这款车从2020年8月份推出以来,已经上市了有一年多了。整体来看,这款车在市场里取得了一定的销量,但是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就拿刚刚过去的9月份销量来看,红旗H9的销量达到了4051辆,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平均月销量仅仅越过3000辆的表现,将这个销量放在同级别的车型中对比,就比较销量平平了。对于红旗H9来说,之所以销量平平,有着很多方面的原因,比如说品牌形象、品牌影响力、品牌保值率等。

  此外,红旗H9的指导价是30.98-53.98万元,这样的定价算不上很顶豪,高低配车型之间相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确实让人有点难以理解,并且价格差距过高势必也会带来配置上的天差地别,因此在同级别中来看,红旗H9更像是挂着高端价格,卖着低配车型。想要再有所突破,还需要想办法突破才行。

  销量数据抢眼,销售途径单一

  纵观红旗品牌多年的发展,从过去十多年间的几度“复兴”无果,到最近三年来的异军突起,不禁让人有所疑惑:红旗的车究竟是被谁买走了?

  目前红旗的车型阵营里,算上一般老百姓不会买(买不起)的领袖级行政座驾红旗L5的话,目前市售的车型一共9款,大型SUV和轿车2款(红旗L5、红旗E-HS9)、中大型SUV和轿车3款(红旗H7、红旗H9、红旗HS7)、中型SUV和轿车3款(红旗H5、红旗HS5、红旗E-QM5),紧凑型SUV车型1款(红旗E-HS3)。

  其实,经常打网约车的车友都知道,红旗的确有一部分车是被拉去跑网约车的,比如电动车型红旗E-HS3和红旗E-QM5,不过E-HS3的推出本身就是为了试水新能源市场,其本身产能也非常有限,主要靠租赁运营带货,广州和天津是它最大的消纳城市,而今年推出的红旗E-QM5则填补了高端网约车市场的空白。

  此外,中大型轿车红旗H7主要被机构买去,公务用车应该是主要流向,去年机构购买的红旗H7就占了大部分,这也是红旗H7当年定下的战略方向。

  另外,今年的东京奥运会期间,赠送奥运冠军每人一辆红旗H9,赠送银牌和铜牌选手红旗H9使用权等。而此前,万达副总裁以上的高管将全部换成红旗汽车,借此表达万达与红旗汽车合作的信心。至于这些一辆辆落地的新车是否算进销量数据里,大家也是心中有数。

  但值得注意的是,一汽红旗的发展还面临诸多挑战。比如在渠道方面,虽然红旗近几年一直在招商扩大网络,但由于建店成本高,其在低线城市的布局仍有所欠缺,这造成部分消费者难以触达。甚至,连日常的保养都要东跑西跑的,那就极其影响消费者用车的感受了。

  总的来说,要想改变红旗汽车如今“质量投诉问题、高端车不成功、销售途径单一”的现状,还需要经过更长时间努力才行。然而,我们再想深一层,这些似乎是红旗这一路走来的缩影,卖给个人的,用车一段时间就会发现车型质量问题繁多,进而走进维权之路。不卖给个人的,营运模式使用的一般都是哑巴吃黄连,这种依靠非个人消费,也就成为了支撑红旗销量的一大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