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宝典

这两辆车有多像?

  最近世超刷着微博,忽然发现一条震惊车圈的新闻。

  “ 豪华汽车品牌 ” 众泰要回归了?

  根据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 2022 年度股票预案,它们拟增募 60 亿造新能源汽车。

  em...这牌子也能起死回生?不是抄袭臭大街了吗。

  众泰 T600 抄奥迪 Q5,众泰 SR7 抄奥迪 Q3,众泰 Z700 抄 A6L...数不胜数。

  还有最出名的保时泰 SR9,几乎像素级的抄袭了保时捷的 Macan。

  这两辆车有多像?当时你淘宝买个保时捷标换上,去哪都是保时捷的待遇,甚至保时捷 4S 店的人都看不出来。

  也是因为这样,这车卖疯了。

  上市两天就订了超过 2 万辆,还让 2016 年众泰汽车的销量达到 33 万辆,是众泰有史以来卖的最好的一年。

  即便后来众泰破产重组了。当年这辆保时泰 SR9,依然是短视频拍摄者小故事的热门。

  比如,《 骗老婆用买保时捷的钱买了辆保时泰,会被发现吗 》,《 开着一辆换标保时泰,进保时捷4S店做保养会不会被发现?》等等。

  众泰也成为车友们各种烂梗调侃的对象。

  “ 我想买一辆众泰,什么牌子比较好?”,“ 奥泰、法拉泰、兰博基泰,这些豪车梦全指着众泰?”

  网友们还把众泰汽车工程研究院戏称为“ 皮尺部 ”,传说他们靠着一把皮尺,就能设计出这些 “ 豪车” 。

  甚至有人统计过,众泰从开始造车到倒闭的十几年时间里,推出了超过 20 多种车型,

  全部都是抄袭的。

  所以众泰到底是一家怎样的车企,好好的车不造,咋就偏偏爱 “ 复刻 ” 呢?

  时间回到 21 世纪初,中国汽车工业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

  如今吉利的李书福、比亚迪的王传福和魏建军的长城,都是从这个好时代起步搞起汽车。

  跟他们同期的,有一个叫应建仁的浙江小伙。

  因为家里祖传是个铁匠,所以应建仁一开始是想搞五金生意。

  开了个长城机械五金厂,倒腾点五金配件,跟隔壁兰博基尼大牛一样,做点拖拉机的零部件啥的。

  时间久了,他开始涉足一些摩托车和汽车零部件。

  在汽车供应链里摸爬滚打久了,应建仁发现,当时国内的汽车钣金件都是靠日本进口。

  他反手成立了浙江铁牛实业集团,开始造面包车的钣金套件,赚了人生第一桶大钱。

  2005 年,靠着汽车零部件赢麻了的应建仁,搞出了众泰控股集团,准备自己造车。

  但商人还是商人,做买卖可以,造车这步路他一开始就走岔劈了。

  众泰的第一辆车就从 “ 借鉴 ” 开始,外观设计尽管抄,咱主打性价比的造车路线。

  2006 年,众泰造出了第一辆车,名字叫众泰 2008。

  众泰 2008 跟丰田特锐几乎一模一样,但价格只有特锐的一半。据说蹭着北京奥运会的热度,这辆车也卖的不错。

  第一次 “ 模仿 ” 让众泰尝到了甜头,2006 年众泰总收入 18.8 亿元人民币。

  钱赚了大笔大笔,但他们依然没想过去造一辆属于自己的车。

  2007 年,众泰收购了江南汽车,推出了江南奥拓。

  还打出了 “ 只要一万八,奥拓带回家 ” 的宣传语。

  众泰之后推出各种轿车和 SUV,靠着蹭热度、搞营销和玩模仿三个杀手锏。

  在国内的三四线市场打遍天下无敌手,而且畅销越南等东南亚小国家。

  在 2010 年,它们发布了一款售价 2830 美元,一万人民币出头的小车,名叫江南中音,也叫众泰 TT。

  这辆车成为当时中国乃至全球最便宜的汽车。

  2015 年,众泰汽车以及应建仁本人的巅峰来了,上市。

  因为上市流程的审核十分严格,所以应建仁想玩一波 “ 借壳上市 ” 的骚操作,让众泰

  以 116 亿的价格卖给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金马股份。

  你要知道,当年实力雄厚的沃尔沃才只卖了 18 亿美金。。。

  你一个靠模仿起家的低端车企咋能卖一百多亿?深交所立马喊停介入调查。

  既然这条路走不通那就再换个手段。

  应建仁又让旗下金马股份的铁牛集团花 60 亿收购众泰 57% 的股份。之后再把金马改名为众泰。这样,众泰汽车就成功上市。

  这波 “ 壳中壳 ” 操作,属实被应建仁给玩明白了。

  好不容易上市了,但应建仁还是没想着好好造车。

  举世闻名的保时泰 SR9 来了,众泰销售们也毫不忌讳的打出“ 用平民价格,让老百姓开豪车 ”的口号。

  并凭借着新能源的浪潮,众泰相继推出 E300EV、E200EV 等新能源汽车。

  其中就有像素级抄袭Smart Fortwo 的 E30 电动汽车,而且这些 “ 模仿车 ” 在三四线城市卖的相当火爆。

  众泰的市值也随之暴涨至 240 亿,跟着一起富起来的还有应建仁夫妇。

  2017 年的胡润百富榜上,应建仁夫妇凭借 140 亿的身价,排名 239 位,金华市首富。

  都赚成这样了,应建仁还是一条道走到黑,抄。

  只靠蹭热度、搞营销和玩模仿这一套,众泰在汽车行业终究玩不转。

  就这样混到了 2018 年,中国汽车行业迎来寒冬,乘用车市场十几年来第一次出现负增长,销量减少了约 100 万辆。

  2021 年一整年新能源的大哥特斯拉,销量才 91 万辆。

  而 2018 年这场寒冬,相当于一家头部车企,一整年一辆车都没卖。

  靠 “ 借鉴 ” 起家的众泰当然撑不下去。

  众泰汽车2018 年的销量不足 2016 年的一半,只有区区15.48万辆。

  而应建仁本人虽然早已抽身众泰,但他旗下的铁牛实业也经营不善。截止 2020 年铁

  牛集团负债 376 亿,可回收资产不足 20 亿,应建仁夫妇也被列为老赖。

  2021 年,众泰破产。

  应建仁昔日草根逆袭、百亿富翁,金华首富等名号,也随着众泰一起销声匿迹。

  所以,没有核心的竞争力,靠着抄袭尝到点甜头,众泰注定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回过头仔细想想,汽车行业的抄袭并不少见。

  比如当年的陆丰 X7,路虎看了都要骂娘。

  再比如现在某车企的某猫系列,不也是像素级的 “ 借鉴了 ” 甲壳虫系列。

  模仿并不是一定不行,但多少还是得有点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起码把质量搞上去。

  当年的国内独立造车,几乎都是靠逆向开发起来的,我们造车落后发达国家上百年,逆向开发是最好的赶超途径。

  但逆向开发并不意味着是 “ 众泰 ” 式的抄袭,抄个壳,质量却做的一塌糊涂。

  “ 不省油、不好维修、不耐久、不可靠,除了外面这个皮套能像豪车一样装逼,没有任何核心实力。”

  上面这句话是许多众泰车主最真实的写照。

  有一说一,抄袭的车企甚至不如莆田做假鞋的、高仿包的甚至是高仿手表的,人家虽然也是抄的,但质量做的是顶呱呱。

  文章最后,还是想提个醒,能不借鉴就别借鉴,能不抄袭就别抄袭。

  众泰如果能 60 亿回归新能源市场,那就好好造车,别再搞什么“ 平民价格,豪车外观 ”,这一套在当年玩不转,在如今的中国汽车市场,更是玩不转。